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

Seven Nights in Bejing (下)

小結


有次飯局,我實在忍不住想問帥帥:「ㄟ~帥帥,為啥你們帶我們來的餐廳都這麼高檔啊?
帥帥就半開玩笑的跟我說:「咱們吃飯的時候是資本主義,制度上是社會主義,結合起來就成了具有"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"啦!
配合著餐廳外頭張貼「請勿浪費」標語,當下聽了我倒是覺得頗有道理,莞爾一笑。

場景拉回王府井街道,北京數一數二繁華的商圈,我永遠永遠記得Dior巨大的玻璃帷幕看板前,有2.3個行乞者當街將垃圾桶蓋掀起,手往裡面抓了幾把剩餘的食物,就開始吃了。這真的是令人震驚且對比的畫面,很可惜我忘了拍下,沒辦法和朋友們分享這衝擊性的一刻。並不是說台灣不存在這畫面,而是當我走過整條車水馬龍的街道,竟有6.7個行乞者映入我眼簾,這時我突然發現"貧富差距"這四個大字就真切的刻印在王府井的高樓大廈間。於是在我回程的飛機上想了一下這個問題,得出下面的一些原因與淺見:
一、經濟發展超級快速
二、轉化問題
三、人口基數大

社會文化與制度來不及跟上經濟的翅膀

中國大陸近年來GDP成長率都維持在7%以上,相較於世界平均GDP成長率可說是非常快的,在地方如此廣大、人口如此眾多的國家負荷上經濟起飛的翅膀,自然會產生轉化速度過慢的問題,不論從制度面或者是文化層次上來看皆然。如果以轉動運動來打個比方,一個巨大的齒輪可能會因為轉動慣量過大,要讓它旋轉起來並不容易,相同的道理用在國家政策上亦然。

轉化是需要過程,這點,他們也懂。

雖然大陸朋友仍然會抱怨當局的社會問題,例如:教育資源分配不均、基層政府執行效率不佳與貪污.....等,但她們也並不全然否定,因為他們知道政府有在做反省與改進----高層已經做得不錯了,只是把氣氛感染到地方確實需要時間。

這種氛圍讓我聯想到傍晚走在天安門前的肅靜,表面上寧靜,暗地下卻有著劇變在波動。

引用一段我和帥帥的聊天:
我:「ㄟ~帥帥,政府成天限制你們不能用臉書、不能生太多小孩...等,你們不會覺得很不自由嗎?
帥帥:「哎呀,其實政府講規講,他們都抱持著默許的態度。不能用臉書---翻牆誰管你啊、不能生太多小孩---生了他又奈何的了阿,我們生活在這兒,想幹嘛就幹嘛,只要不要太招搖,你罵毛澤東誰管你?現在情況已經比文革時期好太多了,沒啥拘束的。

帥帥講到這裡,已經打破我對中國的迷思。
政府思維的開放程度已經比我想像中進步的多

很多事他們不承認也不拒絕
很多事他們採去默許的態度
很多事實並不像媒體上刻畫的

最後他還補上一句:「中國政府成天只想著如何讓人民過得更好,不希望過問太多政治,但如果你非得要在天安門前與旁人聊聊政治,不要太囂張,其實也沒啥不可。」

故事講到尾聲,想用一話題收尾。
飛飛、帥帥:「咱們來聊聊政治問題吧XDD,你覺得台灣是中國的嗎?
我:「我不太清楚歷史的脈絡是怎樣,就我所知錯綜複雜,但我希望一邊一國阿。
飛飛、帥帥略顯失望的表情問:「為什麼阿,一個中國不好嗎.....
然後,我們就在歡樂的氣氛中,聊了好多,大陸朋友真的視我們為手足.....
敬偉大的友誼,我去!!      



後記    

Spring,這名子取的美,但他好像不太開心xD

長腿女神!

按摩很強的大姊!!

飛飛(左),再蓋一座鳥巢吧

口琴吹挺好的,阿平

小學生(左),拿水槍就更像了

文杭(右一),沒有你的獨照好可惜><


我的好麻吉,帥帥~~

 一定會再相聚的,一定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